中國國際yoplay德州牛仔促進委員會

喝糞水養雞造廁所 蓋茨18年捐360億美元 丟掉首富變首善

     11月6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在北京舉辦“新世代廁所博覽會”,宣布新時代廁所即將問世。經過這種全新的馬桶降解滅菌,人類的排泄物將變成可以飲用的清潔的水,和可用作肥料的固態物質。 給發展中國家女性發避孕套,給貧窮國家的孩子買疫苗,為非洲人民養雞,以及發明一款安全幹淨的高科技馬桶……除了看書和與巴菲特打橋牌,退休後的蓋茨並沒有滿足於遊艇海島、私人飛機的閑適生活,而是致力於各種豐富多彩的公益活動。
  在這位曾十數年站在全球財富金字塔尖的富豪看來,慈善是最好的投資。
  每年60億美元的商機
  這不是蓋茨第一次和人類的排泄物打交道。
  2015年,他公開喝下一杯新鮮出爐的“糞水”,還連連稱讚“味道不錯,不比任何瓶裝水差”,震驚眾人。那杯水來自蓋茨基金會資助的西雅圖生物公司Janicki Bioenergy,主要業務就是把人類糞便和下水道汙泥變成幹淨的水和電。
  蓋茨基金會公布的數據顯示,在全球發展國家中,有62%的人類糞便沒有得到安全管理,這一比例在南非一座城市高達97%。由於沒有安全的如廁場所,糞便中病原體引發的腹瀉、霍亂和傷寒,每年奪走近50萬名5歲以下兒童的生命。由此導致的醫療成本增加、生產力降低和收入減少,造成每年2230億美元的巨額損失。
  越窮越髒,越髒越窮。未來幾十年,人口增加、城鎮化、水資源短缺等因素,將使亞洲和非洲早已不堪重負的衛生係統承受更大壓力,衛生條件惡劣導致貧病交加的惡性循環也將越來越難被打破。
  中國早已意識到廁所背後潛伏的風險。2004年以來,中央財政累計投入83.8億元,新建、改造2126.3萬戶農村廁所。根據國家旅遊局網站的統計數據,自2015年4月開展“廁所革命”至2017年10月底,中國已改建廁所6.8萬座,安排配套資金超過200億元。然而目前,中國仍然有不少廁所存在保潔壓力大、維護成本高等問題。化糞池內的物質的得不到適當的處理,各種病原菌、寄生蟲(卵)、重金屬藏匿在汙泥中,增加了地下水和環境被二次汙染的風險。
  蓋茨想解決的,正是這個巨大的難題。
  早在2011年7月,蓋茨就在盧旺達舉辦的非洲會議上掀開了這場“馬桶革命”的大幕。他想做一款幹淨、安全、經濟的新世代馬桶。它能夠在沒有電的情況下有效運行,方便貧困人口使用;能夠消除病原體,減少環境汙染風險;還能消除不太清新的氣味,有效處理糞便。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過去7年間,蓋茨基金會投入了2億多美元,邀請8所知名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徹底改造馬桶競賽”,共同開發新一代無下水道連接的廁所技術。
  據蓋茨基金會水、清潔和衛生(WSH)項目高級項目官埃林麥卡斯克(Erin McCusker)介紹,最終隆重登場的新世代廁所所把糞便處理價值鏈條中的所有環節都整合到了一台馬桶中,從排泄物的收集到最後的處理都可獨立完成。這款馬桶還具備全能清掏機技術,能自動把蓄糞池清空,同時去除臭味、消毒和進行細菌檢測。
  更重要的是,這個乍一聽有些好笑甚至荒誕的想法,到2030年第一代產品問世之際,預計將每年創造60億美元的商機。如果再算上萬能處理器及相關產品和服務,這種分散式廁所的市場潛力將更大。
  如果把慈善當作一門生意,蓋茨堪稱最精明的商人之一。
  兒童疫苗投1美元回報44美元
  自10年前宣布卸任微軟CEO以來,52歲就退休的蓋茨將慈善事業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次創業”。他算過一筆賬,拯救兒童的生命是慈善事業中最劃算的一筆生意,其中最劃算的當屬疫苗。
  當我還是一個十幾歲少年的時候,希望有朝一日每張桌子上都有一台電腦。今天,這個夢想基本實現了。大約15年前,我意識到全球健康領域存在嚴重的不平等,便計劃從事慈善事業。
  目前兒童基本疫苗的覆蓋率達到曆史最高水平——86%,且最富裕國家和最貧窮國家之間的差距為曆史最低水平。從1990年到2015年,有1.22億名5歲以下兒童的生命得到挽救,而兒童死亡人數下降最大的原因就是疫苗。
  據蓋茨計算,在兒童免疫接種方麵每投入1美元,就能獲得44美元的經濟效益。這樣的投資效益,相當於在30年前買入伯克希爾公司的股票。
  蓋茨基金會當然不會放過這樣一本萬利的好生意。他投入45億美元巨資研製治療瘧疾與艾滋病的新疫苗,通過接種疫苗根除脊髓灰質炎。未來10年,他將繼續為疫苗事業投入100億美元。
  “如果沒有我們讚助、提供的瘧疾疫苗,會有600多萬人喪生、無法活到今天。”蓋茨表示,他的目標是在2030年前將兒童死亡人數減半,降低到300萬以下。
  打開蓋茨基金會官網首頁,“所有生命價值平等”幾個大字赫然在目。改善健康狀況,消除極端貧困,讓弱勢群體老有所養,幼有所依,正是蓋茨第二次創業的目標。
  為了達成這一願景,這個自稱“致力於消除不平等現象的樂天行動派”的組織在印度推廣接生注意事項清單,在盧旺達推行母乳喂養、袋鼠式護理和母嬰接觸,花1億美元努力減少尼日利亞的兒童營養不良。
  2012年8月,蓋茨的夫人梅琳達宣布出資5.6億美元,為2.25億名不希望懷孕的發展中國家女性提供避孕套。在發展中國家,如果女性兩胎間隔時間為3年或更久,胎兒順利成長到一周歲的幾率就能增長一倍。蓋茨基金會參與的“家庭生育計劃2020”,希望在2020年前將能獲得避孕藥具的女性人數再提升1.2億。
  2013年,蓋茨資助了一家研究人造雞蛋的食品公司,該公司致力於以雞蛋替代品做出餅幹、糕點、蛋黃醬、蛋卷、吐司和煎蛋,改變人類傳統的飲食方式,減少饑餓。同一年,他又將目光投向了一家發明可食用鈉電池的科技公司。該公司發明的這種“電子藥丸”能在患者體內檢測體征情況,精確性把藥物送到需要治療的患處,並最終能被人體消化吸收。
  此外,他還研究人類如何對抗阿爾茨海默症,投資16億美元用於為有色人種學生提供獎學金的“蓋茨千年學者計劃”,教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亞的農民如何可持續地提高作物產量,在中國跟艾滋病人握手,主動跟他們聊起電影《斷背山》。
  他在紐約金融中心世貿大廈的68層養起了雞,打算捐10萬隻雞給非洲和南美洲的20多個發展中國家。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蓋茨表示,“沒有任何一種投資像養雞一樣有如此高的回報率”。他打算每年在養雞計劃上投資4億美元,在5年內達到30%家庭養雞的目標,還為此親自扮雞賣萌。
  去年,他又打算把澳大利亞尖端的基因組學技術移植到埃塞俄比亞、蘇丹和坦桑尼亞,幫助它們養出最好的肉牛和奶牛,增加當地居民收入。為此,這位熱心鑽研的慈善家還專門寫了一篇博文,題目就叫“牛仔如何教我們喂養整個世界”。
  在去年寫給巴菲特的公開信中,蓋茨夫婦寫道,“我們最崇高的價值觀之一,就是相信對他人的生活進行投資是世界上最好的投資”。他們相信,“這種投資的回報是巨大的”,比微軟回報“更高”。
  在蓋茨看來,這就是慈善的魔力。它不需要財務回報,所以能夠達成商業所不能做到的事。但慈善的力量也可能十分有限,“最崇高的事業永遠都需要更多資金”。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
  即使對於蓋茨這樣的頂級富豪,做慈善也是件相當燒錢的事。
  據美國“商業內參”網站報道,蓋茨1999年捐出價值160億美元的微軟股票,2000年捐出51億美元現金,2017年捐款47.8億美元,今年被《慈善紀事報》評為美國最慷慨慈善家。自2000年成立以來,蓋茨基金會已成為世界最傑出的慈善機構之一,總捐款數額超過360億美元。
  為了確保把每一分錢花在刀刃上,蓋茨曾表示要“明智地使用資源,在能避免的情況下絕不浪費金錢”。
  雖然捐款的速度遠遠趕不上“生錢”的速度,但每次想到那架價值4000多萬美元的私人飛機,他總會覺得有點愧疚和痛惜。在美國新聞網站“Reddit”上回答網民提問時,蓋茨表示,擁有這架飛機是一個“有罪惡感的愉悅”,也是自己“最嚴重的糟蹋錢的舉動。”他還透露,他每晚都會自己刷盤子。
  和他一樣“摳門”的,還有坐擁919億美元身家的“股神”巴菲特。梅琳達透露,有一次兩家人去香港度假,在麥當勞吃晚餐,宣布要請客的巴菲特隨手就從口袋裏掏出了幾張優惠券。蓋茨了解這位忘年交的好友,他“多麽在意生意做得是否劃算”。
  不過,一旦做起慈善,這位“小氣”的富豪絕對稱得上大手筆。2006年到2015年,巴菲特向蓋茨基金會捐贈了約173億美元。2017年,他又一次豪擲310億美元,成為該基金會成立以來收到的最大的一筆個人慈善捐款。蓋茨決定在有生之年累計捐款1000億美元,捐出98%的身家,巴菲特則承諾最終將捐獻99%的個人財富。
  在擁有超過900億美元淨資產的蓋茨看來,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
  去年2月,蓋茨夫婦發表了第十封描述基金會慈善工作的公開信,給出了做慈善的4大理由。一是因為慈善是有意義的工作,也是有錢人的基本責任;二是熱衷於慈善工作讓他覺得很開心,學到了很多科學知識;三是因為他們擁有巨額財富對大多數人並不公平;四是盡自己的力量讓世界變得更好,已經成為他們的生活方式。
  他們還曾發起“捐贈誓言”活動,呼籲億萬富翁們在有生之年或遺囑中捐出至少一半的財富用於慈善事業。金融研究公司Wealth-X在今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預測,到2022年,“捐贈誓言”的承諾價值規模可能會高達6000億美元。
  為了做好慈善這門生意,蓋茨還打算做“更大更多的事”。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瘧疾的終結,在全世界根除小兒麻痹症,徹底消除淋巴絲蟲病。0是他最期待的數字,因為隻有0,才意味著貧窮的孩子和正常健康的孩子“無差別”。
  “為了確保你的投資能夠持續獲得高回報,我們未來要比過去拯救更多的生命。”他毫不猶豫在寫給巴菲特的信中承諾,“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